新疆都市报新闻热线

您所在的位置是: 新疆都市报网 > 文娱 > 正文

大漠长河边塞行

2017-4-12 14:07:00   来源:新疆都市报   编辑:马圣宇   字号:T | T


  

大漠长河边塞行

  作者简历:石坚,生于新疆乌鲁木齐市,长于乌鲁木齐、伊犁河谷。上山下乡老三届,就读新大中文系,曾任职于新疆日报社,从新闻记者至主任,报社编委兼总监,后人才引进到南京,任高校教授副院长。发表新闻作品约500万字,出版六部著作:《新闻写作新视角》、《新闻写作学》、《深圳特区报竞争力探析》、《办报实践教程》、《新闻采访与写作》、《大漠长河边塞行》。

  本版特摘选石坚老师最新作品《大漠长河边塞行》书中的精彩章节以飨读者,让我们从一位老新闻人的身上,回顾那些难忘的岁月,读到一些精神的火花。

  怎样把《生活导报》办得生动活泼,让老百姓爱看呢?在筹办期间的一次会上,有人提出开办“报告文学”专栏的设想,以报纸创办地发生的人和事为主,以法制文学、大案要案的报道为主。此设想得到了老黄的赞同,老黄把这一“光荣任务”交给了我。

  当时距3月1日不到10天了,时间很紧。那时的我,激情飞扬,风华正茂,喜欢富有挑战性的生活。其实,就在老黄给我布置任务时,我就立刻想到了这个案子。前几年,乌鲁木齐出现了一件轰动一时的大案:几个社会上的小混混成立了一个名叫“加里森敢死队”的组织,四处偷盗汽车,流窜于南北疆,疯狂作案。他们撬门入室,盗取财物,还劫持妇女多名,进行轮奸,给社会造成了极大的危害。

  后来,罪大恶极的“加里森敢死队”被公安部门一网打尽。被判处死缓的主犯之一弋长森越狱脱逃,继续为非作歹。更为惊险的是,他居然身着警服,打入公安干警内部,上演了一出“无间道”大戏。公安干警经过111天的追捕,将其缉拿归案。这样一出富有戏剧性、惊心动魄故事的大案,不正是《生活导报》需要的吗?

  当时“加里森敢死队”主犯弋长森已羁押在监,等待执行死刑。事不迟疑,第二天我们一道来到乌鲁木齐某监狱。这是我第一次到监狱,到处都是荷枪实弹的狱警,空气中都弥漫着戒备森严感觉。

  到了审讯室,空气异常紧张。“哐啷”、“哐啷”,一阵沉重的脚镣声由远及近,弋长森被带进了审讯室。此刻,弋长森就站在我面前。这个无恶不作的歹徒只有20多岁,个子不高,身体却显得异常结实,印堂狭窄,两道粗眉杂乱,目光凶狠,身上充满了戾气。我开口道:“弋长森,你把前后犯罪的经过坦白交代一下,我们要把你的事写成报道,用来警示他人。”弋长森嘴里吐出三个字:“有烟吗?”他见我有些犹豫,恶狠狠地说:“反正没烟我是不会开口的。”

  弋长森接过烟点燃后,贪婪地吸了一大口,便开了腔:“当我走出第一步的时候,就没有打算要这颗脑袋,我现在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早一点上刑场。”

  他顿了顿又说:“我是个新疆儿子娃娃,我知道我也流芳不了千古,那就叫我遗臭万年吧。”弋长森口齿伶俐,基本上用不着我提问,他就像讲故事一样讲述下去。

  弋长森曾经有一个温暖的家庭,父亲在某单位车队工作,母亲是一名教师。弋长森是家中3个孩子中最小的,又是唯一的男孩子。由于家长从小溺爱过度,使他养成了横行霸道、说一不二的性格。

  他从小就对上学没兴趣,喜欢的是斗殴打群架。初中还未毕业,弋长森便在父亲的单位当上修理工,工作吊儿郎当。渐渐地,他和社会上一些“铁哥们”混到一起,酗酒斗殴耍流氓。一部反映打击法西斯侵略者的美国国连续电视剧《加里森敢死队》,成了这伙人的“催化剂”。电视剧中的失足青年放荡不羁的行为,成为他们崇拜的对象。他们自命为“加里森敢死队”,在乌鲁木齐犯下累累罪行。

  拿到所有的材料后,我赶回家中,经过三天奋笔疾书,一篇4万多字的报告文学《加里森敢死队首犯弋长森落网记》脱颖而出。稿件经过公安定审阅同意后,交给老黄。老黄高兴得直搓手,说:“好,好,第一期有料了。”由于稿件太长,《生活导报》创刊号刊发了一个版,第二期继续连载。《生活导报》创刊号共印刷了4万多份,居然全部销售一空。要知道,这在1985年乌鲁木齐,也是一个奇迹啊!

  (更多精彩内容请扫描本版右上方二维码关注“沸点文娱”微信平台。)

 共1页  1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