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都市报新闻热线

您所在的位置是: 新疆都市报网 > 我是新疆人

墩阔塘村的领头人

2016-07-01 00:00:00   来源:   编辑:尚华   作者:   字号:T | T


5月底的阿克苏市农村,到处的桑椹都熟了,杏子却还黄里带青。我们在墩阔塘村委会落座没一会儿,有维吾尔族村民就送来了满满一纸箱吃起来味道不错,就是还有点酸的杏子让我们品尝。

和南北疆各地农村基层干部一样,张军在墩阔塘村也是支书、村委会主任一肩挑。墩阔塘村119户人家,汉族只占11户,2012年村委会换届选举,因妻子身体欠佳无意参选的张军连续三次高票当选之后被村民不由分说推上了领头羊的位置。

维吾尔族村民为何信任张军?这事还得从头说起。张军的老家在山东济宁,1995年来到阿克苏市阿依库勒镇,打过土块,管理过棉花地,2000年以后通过开荒拥有了自己的耕地。

墩阔塘村前身是东方红农场,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一批南京支边青年来到该农场,和当地维吾尔族老乡结下了深厚友谊,也为民族团结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张军刚到墩阔塘村时,两手空空,住的是土块房,夏天蚊子咬,冬天冷风吹。在他最困难的时候,维吾尔族老乡给了他很多帮助,借给他农具,还为他提供贷款担保。平时走在路上,不用招手,路过的维吾尔族农民就会主动停下马车或毛驴车,将他捎上一程。

后来张军有了自己的农田和果园,儿子从中国民用航空飞行学院毕业后在国内一家航空公司当了飞行员,家里的经济条件有了显著改善,致富不忘乡亲,乐善好施成了张军自然而然的行为。

多年来,张军每年都会趁春节前农资价格相对便宜,贷款购进一批化肥、地膜、农药存放在自己家院子里,春耕时赊销给村民,秋后农户卖了棉花再归还农资款。这样做不仅能为农民节约一笔生产成本,而且因为集中采购的农资来自正规渠道,还能避免假农资坑害农户。这两年棉花行情不好,部分农民卖了棉花依然无法及时归还张军垫付的农资款,张军从来不去催讨,几时有钱几时再还没关系。

玉山·沙吾提是村里的贫困户,那年他儿子托克逊·玉山考上新疆大学,因为学费的事玉山忧喜交加。张军前后给玉山送去4000元,再加上杭州好心人的资助,解了玉山燃眉之急。如今玉山的儿子已经大学毕业,起初在外地担任代课老师,最近正准备报考公务员。

2014年,村民热合曼·阿不拉得了肾衰竭,到处寻医问药花了不少钱。热合曼的父亲有一天到张军家里购买农资说起这件事,张军很快赶到热合曼家里,给了他5000块钱。

还有一次,来自四川的一位务工人员在墩阔塘村农田打过农药以后,到水坑边洗手,不小心一头栽了下去。张军闻讯赶到现场,四川小伙子已经被人从水里捞起,张军二话不说对他进行人工呼吸,可惜小伙子溺水时间过长,没能抢救过来。小伙子去世后,张军发动村民为遗属捐了7000多元,其中近一半是张军带头捐的。

平时张军经常到村里的贫困户、残疾人家里嘘寒问暖,每次都会三百两百地给点现金。倘若哪位村民生了比较严重的病,无论卧床在家还是在医院住院,张军都会上门探望。

去年10月,村民吐来克·达吾提遭遇车祸在阿克苏地区医院住院,张军和妻子一道前去看望。躺在病床上的吐来克一见张军,眼泪就流下来了。

今年春天,阿不力克木·木拉吾冬伐树时脑袋被树枝划伤,张军开车把伤者送到医院,并且交了1000元住院押金。阿不力克木治疗期间,张军三次带着水果等慰问品到医院看望。

有爱心的人当然越多越好。今年5月,张军代表墩阔塘村支部和村委会动员村里14位种地大户和13户贫困户建立结对帮扶关系。这些大户既有汉族,也有维吾尔族,他们积极响应,有的给贫困户送去面粉等生活必需品,还有的给的是现金。

村里的运输个体户吾买尔·吐尼亚孜跑的是从阿依库勒镇到阿克苏市区线路,每天早晨从村里出发,他都会顺便把到镇上学校念书的一拨孩子免费捎上,日复一日。

墩阔塘村耕地1.1万亩,棉花占7000多亩,红枣2000多亩,此外还有水稻、小麦、蔬菜等等。为了提高本村农民科学种田水平,张军从阿克苏地、市农业科技部门请专家给农民讲课,还从临近团场请植棉能手给本村农民传经送宝。

每周一上午村里举行升国旗仪式,接下来除了安排下一阶段工作,传达上级文件,宣传惠民政策,张军支书还会像老大哥那样不厌其烦地叮嘱一些“琐事”,比如冬天屋里架炉子,农户灶台和炕连在一起,小心看好婴幼儿,别让小宝贝掉到锅里。

每天深夜,绝大多数村民已经进入梦乡,张军便带着村警、民兵村里村外巡逻,就连地处偏远的居民点也要走到,确保一方平安。巡查结束,往往已经后半夜,为了不打扰家人,张军多数情况就在村委会将就着休息。

前几年,张军在阿克苏市区买了楼房,因为村里工作繁杂,经常一两个月都没去住,城里房子里的花都干死了。“有时忙得连理发的时间也没有。”张军说。

村里有一座清真寺,伊玛目叫艾买尔·热合曼,孩子在浙江读内高班。张军每年春天统一购买的农资,春耕时同样会以原价销售给艾买尔。平常张军时不时与艾买尔谈谈心,及时了解清真寺情况。“我会一些维语,艾买尔会一些汉语,我们两个谈话一会儿用维语,一会儿用汉语。”张军笑道。

作为村“两委”一把手,张军一向注重班子内部团结。这几年墩阔塘村因各项工作出色得过不少表彰奖励,每次奖金分配,作为“班长”本来按规定可以适当多得,张军每次都坚持平均分配,自己一分钱不多拿。

“当初来新疆,这里的老百姓对我不薄,我也不能对不起他们。”张军举例说明墩阔塘村农民对他的支持:因为工作忙,家里的事情张军基本顾不上,很多次张军的妻子在林带干活,路过的维吾尔族农民主动前去帮忙。还有一次,给张军拉运农资的卡车在村子附近掉了一袋化肥,没多久就有巴郎子打来电话,询问张军是否遗失了化肥。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巴郎子很快就骑着摩托把那袋化肥送回来了。

(朱必义 王云凤)

分享到:

  相关阅读